婶子咒奶奶赶快死,奶奶偷偷地哭着,我妈知道后直接自己找上了门

刘海蓝 2021-06-23 20:59:14

01

我爸在家里排行老四,叫刘方源。

我妈叫孙成艳,是临沂人,高中学历。

在那个冰棍几分钱的年代、在那个落后的小村庄,高中已经是莫大的荣耀。

村里已经给老妈安排好了工作,可她是个倔脾气,偏偏跑到了青岛,在车间当起了小领导。

然后经过别人介绍认识了小学都没毕业的老爸。

妈个子不高,但长得很漂亮,再看老爸,一个土土的农村小伙子,别人都说他命好,找了个好女朋友。

老爸属于很内向的那种人,即便和老妈谈起了恋爱,每次在路上遇到她都是低着头,连个招呼也不敢打。

可老妈偏偏就喜欢他这样。

02

老妈来青岛后特别喜欢吃海鲜。

老爸把这点偷偷地记到了心里,每次落潮的时候,都会到海边砸海蛎子、捡蛤蜊,又或者去钓黄花鱼。

再拿回家让我奶奶做好,然后顶着一身海泥跑到厂子里送给老妈。

老妈每一次都会拿一个洗好的毛巾给我爸把脸上的泥擦掉。

有一次,他给老妈送完之后,看着她走进厂子,刚好有人撞到了老妈,她手里的海鲜全部撒了出去。

“你不长眼吗?”那个人没有道歉反而埋怨起老妈。

老爸直接翻过大门,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,然后又骑在那个人身上一拳一拳地锤在他脸上。

最后是三个保安一起才把老爸拉开。

老妈是第一次看到他这副样子,真的是有点怒发冲冠为红颜的架势。

在这一刻,老妈认定了老爸,她非他不嫁。

青岛和临沂其实也不近,所以当时是在青岛办了一场然后又去临沂办了一场。

我没有见过婚礼的场景,但是却见过他们的婚纱照,照片上老妈笑得很灿烂,再看看老爸,穿着肥肥的西装,脸上的笑容也很僵硬,好像谁欠了他几万块钱。

我常常会拿着照片在老爸眼前晃悠,每次我妈都会说:“你爸是太紧张了,他当时手心可是冒了好多汗。”

老爸呢也是老脸一红。

03

97年,我出生了,老爸是方字辈,那我应该是克字辈。

他想把我的名字起得简单些,所以就叫刘克飞,但是老妈嫌太难听,所以就提议干脆单名一个飞字。

不求我大富大贵多有出息,只希望我自由自在。

爸妈也会吵架,三年级那年,是我见过他们吵得最凶的一次。

对那段记忆其实模糊了很多,只记得当时老妈很生气,把家里的暖瓶、碗筷砸了个稀碎。

老爸也很生气就陪老妈一起砸,两个人一边砸一边骂,老妈不解气,就开始打老爸。

不管我在一边怎么劝都没用,我是很怕老爸动手打老妈的,可他没有,任由老妈拳打脚踢,他就是不还手。

之后,爸妈冷战了一个星期,这段时间,老妈一直和我睡在一起。

“哎,吃饭了。”老爸做好饭,喊我们吃饭。

老妈一言不发,吃完饭然后又回了我屋。

老爸把我喊了过去,对我说:“你跟你妈说,让你妈回来睡觉。”

爸妈真的是倔脾气,明明都消了气可谁都不服软。

到了晚上,老爸直接走进我房间,然后硬是把老妈抱了回去,我激动地在床上蹬着腿。

老爸是个俗人,自然很少和我讲大道理,唯独这次,他说:“没本事的男人才打女人,不管怎么样,你得在心里放一条线,不触及这条线就别动手。”

我很小,却把这点记到了心里。

04

老爸的目光比较长远,老早就和老妈买了七八套房子,结果就赶上了房价暴涨。

他直接卖出了一套,然后包了一个5亩的虾池,说是虾池,其实是可以养殖螃蟹、蛤蜊很多海鲜,每次换水的时候也会进来很多野生的鱼。

我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个。

老爸跟我说,老妈喜欢吃海鲜,有时候买不到新鲜的,所以干脆自己来养。

老爸记着老妈所有喜欢的事情。

悠闲的日子直到14年,14年对我家来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。

老妈被查出子宫肌瘤,她手术的时间格外长,我和老爸守在手术外,坐立难安。

手术做完,医生把切除的瘤也带了出来,装在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,看起来有好几斤,老爸看着这些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回到病房老妈迟迟没有苏醒,老爸怕出事找医生确定了很多次。

我和老爸一直守在床边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再醒过来已经是半夜,就看着我爸用棉棒蘸着水轻轻擦着老妈的嘴唇,一边擦一边掉眼泪。

老妈眼睫毛颤抖了一下,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。

她醒了,醒了之后一下子就抓住了老爸的手,说:“我做梦梦到自己死在手术台了,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。”

老妈的声音有些嘶哑,连说话都有些颤抖。

“没事了,没事了,我们都在这呢,没事了。”然后老妈搂住我,老爸搂住我俩,就像劫后余生一般。

05

老妈拆完线,已经可以回家静养,可奶奶又出了问题。

老太太下楼梯的时候没站稳从楼梯摔了下来,老太太已经八十五岁了,这几层楼梯哪能受得了。

去医院检查盆骨骨裂,但是不严重,只要静养就行,可静养的这段时间不能动,屎尿都要人来照顾。

老爸是最小的一个,所以奶奶一直住在我们家,照顾奶奶的重任基本上就落在了老妈身上,我和老爸要是在家也会帮着做做饭,分担一些家务。

三个月之后,老太太总算能自己下地走路了。

那天,是我婶子陪着奶奶去医院复查。

回来的时候,奶奶向婶子抱怨:“自己年纪大了,还给家里人添麻烦,还不如快点死了算了。”

婶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开玩笑就说:“赶快死了吧,死了也没事,我给你办后事。”

这种话在老人的耳朵里太过刺耳,奶奶就在自己屋偷偷哭起来。

我妈看见后问奶奶怎么回事,奶奶死活不说,只是哭得越来越凶。

最后还是邻居告诉了老妈怎么回事,当时家里只有奶奶和老妈,她也是急脾气,没等我们回来,直接去了婶子家。

在婶子家发生了什么老妈没有和任何人说,只是回来的时候脸上多了一道伤口。

老妈也是刚康复,奶奶心疼她,抱着她哭了好久。

06

老爸是在第二天从海上回来的,看到老妈的脸,知道了事情的缘由。

他直接找上了婶子,这脾气像极了老妈。

这次,我缠着老爸,死活要跟他一起去。

到了婶子门口老爸把我关在了门外,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叫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。

我想进去可里面的门被反锁了,我在门外疯狂地踹门,可那种铁门我哪里能踹开。

等老爸出来,我看他没什么事只是头发有些乱,我偷偷地往门里瞄了一眼,一片狼藉。

从那之后,我们家和婶子之间就断了。

逢年过节大人也不走动,其实我也不想去他家拜年。

可老爸却说:“大人之间的事和你们小孩没关系,你该拜年就拜年,该怎么叫人就怎么叫人。”

老妈也是一样的意思。

看,老爸格局很小,因为眼里只有老妈;老爸的格局挺大,因为事不及下代。

我有时会想,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,让爸妈从十几亿人里面相遇。

07

奶奶90大寿时,执意不出去吃,就要待在家里。

家里有一张红木桌子,年龄的话比我都大。

老妈说,从她嫁过来起,就只看到那张桌子用了两次,一次是老妈结婚,第二次是我百岁宴。

这是第三次。

吃饭的时候,奶奶亲手拉着老,让她和自己坐在主位。

“方源把你娶过来,真好。”

这世上所有的夸赞都不及奶奶说的几个字。

爸妈这辈子没和对方说过甜言蜜语,但爱成就他们一辈子的幸福。

爱有时是语言,有时是行动。

他们都知道对方有多爱自己。

0 评论: 0 阅读:43